[推荐]《Lady格调》杂志 专访汉衣坊主



时间: 2011-3-15

任冠宇:理科生的汉服情节
编辑 /亚菲  文/寞暮


他是同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学的是地道的理工科,却因为对中国古化文化的热爱,专注于“汉服”文化的推介与传承,并创办了中国首家汉(民族)文化创意产业综合策划公司。

 
任冠宇自己对汉服的感情,还谈不上多么痴迷,但他认同汉服所表现的文化内涵。

 
走进汉衣坊的办公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套秦式的甲衣。此外,青铜灯饰、古剑、绘有瓦当纹样的装饰,种种只有在古装剧中才能看到的东西,在任冠宇的“汉衣坊”随处可见。办公室挂着“陋室铭”,桌子上既摆着紫砂茶壶,又还有洋烟和可乐。跟任冠宇聊天,他对各种文史掌故信手拈来,他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和熟稔程度,会让你认为他一定是一名文、史、哲方面的高材生。
然而他的话匣子一旦打开,你会很快发现这个男人,其实被传统文化尤其是汉文化浸淫许久,才有了今天的谦逊和儒雅之风。而事实是:任冠宇是毕业于同济大学的高材生,学的是地地道道的理工科,专业过去叫硅酸盐,现在叫无机非金属材料。问10个人,恐怕有9个人都不曾听说过。
可他从小就喜欢评书,听那些古老的中国历史故事,小小年纪的他就能做到废寝忘食。没来由地喜欢上了中国古文化,后来尽管读了理科,但他最大的业余爱好却还是学习研究中国文化。前些年,在一个名为“中华英雄网”的论坛上,任冠宇是其中一个栏目的版主。当时网站的点击率并不高,一天也就是几十次。直到2004年,这样的网站才开始多了起来。与此同时,“汉服”的概念被频频提出来,任冠宇很快成为汉服的忠实拥趸。
也就是在这一年,季羡林、任继愈等人发起签署了《甲申文化宣言》,中国人民大学开始酝酿成立国学院,传统文化的价值在这一年得到普遍认同。“说汉服像和服或者韩服没错,但是说反了,应该说和服、韩服像汉服。历史上,日本、韩国都受到中国传统服制的影响,并作为本民族的传统服装一直延续到今天。而我们却由于种种原因丢掉了自己的传统服饰,这是很可惜的。要知道,服装可是代表一个民族的名片啊。”任冠宇说。
长期的累积和发自内心的喜欢,最终让任冠宇创办了推广和创成汉族文化的“汉衣坊”。那是2004年,图书《狼图腾》受全民追捧,几乎成了一种里程碑式的文化现象。任冠宇有亲人就生活在内蒙古,他也看了这本书,所以,当别人纷纷赞赏着狼性精神,将中原文明斥若绵羊的时候,任冠宇角色《狼图腾》简直是在歪曲历史。《狼图腾》固然是一家之言,可让任冠宇纳闷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汉族人去追捧并信奉?经过一番思索,任冠宇找出了答案,我们汉族人对自己灿烂而深沉的文化知之甚少。

也就是这一年,任冠宇去英国探望在英国剑桥读研究生的妻子,在异国的所见所闻让任冠宇陷入了思索。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相处融洽和谐,而且他们都好不怜悯地展现自己民族的文化。他说:“我们常常会因为自己国家相对落后而自卑,从而不敢展示甚至刻意回避自己的民族文化。但是在剑桥,我看见那些非洲学生,他们较低地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跟人热情大方地介绍本民族的文化,他们浑身上下洋溢着自豪,这让人很惊叹也让我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从英国回来后,任冠宇开始思考,中华民族拥有五千年悠久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它在当今国际社会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大多数人却依然奉行“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任冠宇说:“曾经有人跟我说,我们中国穷了5000年,我立马打断他;‘5000年来,我们中国在世界上没有排第一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500年。就拿宋朝来说,一个看门人的生活水平和欧洲的基层贵族是相当的。”任冠宇谈起中国文化信手拈来且兴趣盎然,尤其是在英伦之旅中跟人谈起自己的民族文化时,受到了对方莫大的关注和尊重。所以他觉得:汉族始终是这世界上最该骄傲的民族。《狼图腾》和剑桥之旅,任冠宇突然知道自己的人生和事业方向了,那就是告诉世界:中华民族应有的样子。
经过深思熟虑,任冠宇选中的中华民族本来样子的切入点,就是汉服。他说,做汉服并不仅是想恢复几件古代的衣装、传承一种古老的制衣手艺。任冠宇希望通过汉服,让人们看到汉族文化被遗忘许久的,那种深沉的美丽和华丽的低调。

 
他反对在日常生活里也穿汉服,尤其是那些出现在公共场所的汉服一族,
任冠宇觉得他们完全是搞错了汉服存在的意义


汉服不仅仅是一种服装,任冠宇其实早就对“汉服”了如指掌。“它是中国汉族的传统民族服饰,又称为汉装、华服。汉服的主要特点是交领、右衽、束腰,用绳带系结,也兼用带钩等,给人洒脱飘逸的印象。这些特点都明显有别于其他民族的服饰。汉服有礼服和常服之分。从形制上看,主要有“上衣下裳”制(裳在古代指下裙)、“深衣”制(把上衣下裳缝连起来)、“襦裙”制(襦,即短衣)等类型。在过去,穿着汉服与个人的身份地位相关。上衣下裳的冕服为帝王百官最隆重正式的礼服;袍服(深衣)为百官及士人常服,襦裙则为妇女喜爱的穿着。普通劳动人民一般上身着短衣,下穿长裤。此外,各种配饰头饰也是汉服的重要部分。自炎黄时代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汉服已具衣、裳概念,历经周代的周礼制规范制式,到了汉朝因推崇周礼而使汉服趋向完善并普及。后世的服饰虽在局部上有所改变,但基本上都延续了汉朝服饰的特点,一直绵延到清朝的剃发易服制度推行才归于沉寂。”其实在近几年,随着韩剧《大长今》在中国的火热,汉服其实已经悄悄地热起来了,但大家对汉服在当今社会的角色地位,其实还有着南辕北辙的分歧。
任冠宇说:“如今恢复汉服,应该将它做成一种礼服,用以填补汉民族现在缺乏民族礼服的空缺。”他觉得:汉服和西方的晚礼服、印度的纱丽、日本的和服,韩国的韩服是一样的,它不是功能性的服装,而是一种民族文化内蕴的释放。它不是一种外在的形式,而应该是对本民族文化发自内心的尊崇和传承。他认为:我们生活在现代社会,穿长袖长袍一点都不方便,手机、钱包都没处放。汉服不好清洗,特殊的布料也容易脏。当其他不穿汉服的人看到这样的现象,一定会觉得,汉服没什么好的。任冠宇说:“时代在发展,我从不认为也不主张汉服取代现代服饰。我只是希望汉服成为人生重要场合,比如结婚、参加文化活动时的礼服”
但是,中国传统汉文化中的“礼”,对我们来说已经很陌生了。许多人听到古老的礼制,第一个反应就是“繁文缛节”。任冠宇笑着说:“现在有许多人讲究小资,喜欢去西餐厅吃饭,西餐多讲究啊,叉子刀子怎么放,摆成什么角度,这些难道就不繁文缛节吗?”在任冠宇看来,人类社会必然会产生相应的社会规则,这就是礼。而中国的礼制经过历史证明,即使合情合理又是美妙绝伦的。他说 “当我们惊叹于日本、韩国那些精彩的古代礼仪时,我们应该反省,就在历史的不断进行中,我们却把毫不逊色于他们甚至要更美好的东西,当作垃圾一样轻飘飘地扔掉了。我希望能把它找回来,虽然,我一个人找回来的可能少之又少。我希望我能做一点表率作用。”
所以,任冠宇在“女儿节”里,组织了一些大学生身着汉服去紫竹院公园,遵循古制为一些女生举行了“笄礼”;端午节时,他又联合京甘棠古典研习社,在陶然亭举办了一系列祭奠屈原的仪式。
任冠宇说,举办这些活动,是希望唤起人们的一种文化记忆,要告诉人们,汉民族并非没有自己的民族服装,只是人们的记忆模糊了,淡化了,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把它捡回来。

版权所有:北京汉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34798号-1
联系电话:010-88555538
在线咨询

客服QQ
352727056
/842042332
敬请留言 尽速回复

 

服务热线
010-8855 5538
15810525979
400-8959512
13910698865

旅游服务热线
13911917874

 


欢迎关注微信互动平台
企业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