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 专访汉衣坊主



时间: 2010-6-8
 
任冠宇和汉衣坊 : 找回属于我们自己的美丽

中国网《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报道之二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 2010-06-08  责任编辑: 老北
 
 

走进汉衣坊的办公区,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套秦式的甲衣。此外,青铜灯饰、古剑、绘有瓦当纹样的装饰,种种在只有在古装剧中才能看到的东西在这里随处可见,为这个现代化的小公司增添了不少汉风古韵。星期日,这里还有许多员工在工作,他们在为一对新人的汉式婚礼忙碌着。这里的员工大多是年轻人,这里的“掌门人”任冠宇同样是年轻人,76年出生的他言谈举止中透着干练与朝气,他的办公室挂着陋室铭,桌子上同时摆着紫砂茶壶与洋烟可乐。他不是个有文化洁癖的人,初次见面,也很难让人把他和汉服这种再传统不过的东西联系在一起。这样的人,会很传统吗?
 
“其实,要看你对传统是怎么定义的。”任冠宇说。他向笔者指出,在近年来的传统文化与国学复兴潮流中,年轻人始终是主力。任冠宇和他的汉衣坊做汉服,操办汉式婚礼,从他的经验来看,大多数年轻人能够接受,相反是40后、50后们很难接受,他们认为这个过于个色了。“曾经有一对新人在我们这定制了汉制婚礼,他们都很满意,但他们的父母不接受。他们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很能代表这里面的矛盾,他们说:‘我们是比较传统的。’”究竟什么是传统,在上一代人眼中,西服、婚纱之类的东西已经成了传统,可那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吗?

 
 
*  缘起:我们本不该如此落寞
 
任冠宇从小就喜欢听评书中的那些中国故事,他也由此喜欢上了中国的文化,并一直积累着这方面的知识。而谈起创办汉衣坊的初衷,任冠宇觉得还是因为两条“导火线”。其中之一就是一本曾经风靡一时的畅销书《狼图腾》。
04年,《狼图腾》的风行几乎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关于书中狼性精神的讨论也一度成了最热的话题。就在人们纷纷赞赏着狼性精神,将中原文明斥若绵羊的时候,任冠宇却认为这本书简直是在歪曲历史。任冠宇有不少亲戚在内蒙,他对草原文化和中原文化都十分了解。《狼图腾》中的观点固然是一家之言,可让任冠宇不解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汉族人去追捧它、信奉它?经过一番思索,任冠宇找出了答案,我们汉族人对于自己灿烂的文明太不了解了。
另一条导火线源自一次英伦之旅。04年,任冠宇的爱人正在英国剑桥读书,即将毕业,任冠宇前去看望。在那里所见的一切给了任冠宇许多启发。在那里,任冠宇看到了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相互尊重,彼此友好。“我们老觉得一种文化会因为国家穷而自卑,其实不是这样。你说非洲那些国家算穷吧,可当他们穿上自己的民族服装,表达自己民族的文化内涵时,他们的自豪感是发自内心的。”与他们相比,任冠宇觉得我们的国家、民族拥有五千年灿烂文化、在当今国际社会也拥有重要地位,可却只能“洋装穿在身”,这未免太颓了,“我们本不该如此落寞的。”
 
任冠宇发现,对自己的文化过于缺乏了解在汉民族是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似乎在世界上,只有我们愿意把自己的文化说的十分不堪。“曾经有个人和我说,我们中国穷了五千年,我打断他,告诉他,五千年来,我们中国在世界上没有排第一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500年。就拿宋朝来说,一个看门人的生活水平和欧洲的基层贵族是相当的。”任冠宇谈起中国文化,可以信手拈来,正因此,他在这趟英伦之旅中也受到了别人的尊重。在他看来,汉族始终是这世界上“最该骄傲的民族。”,经历了这趟旅程,他发现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他要告诉大家我们这个民族应有的样子。而他选中的切入点就是汉服。

 


* 汉服:填补民族礼服的空白
 
提起汉服,任冠宇表示自己说不上喜欢,但是他对汉服文化十分认同。任冠宇做汉服并不仅是想恢复几件古代的衣装或者传承一种古老的制衣手艺。在他看来,汉服代表着一个民族的文化,他要通过汉服让人们看到汉族文化那种被人遗忘的美丽。
 
汉服究竟是什么?它是中国汉族的传统民族服饰,又称为汉装、华服。汉服的主要特点是交领、右衽、束腰,用绳带系结,也兼用带钩等,给人洒脱飘逸的印象。这些特点都明显有别于其他民族的服饰。汉服有礼服和常服之分。从形制上看,主要有“上衣下裳”制(裳在古代指下裙)、“深衣”制(把上衣下裳缝连起来)、“襦裙”制(襦,即短衣)等类型。在过去,穿着汉服与个人的身份地位相关。上衣下裳的冕服为帝王百官最隆重正式的礼服;袍服(深衣)为百官及士人常服,襦裙则为妇女喜爱的穿着。普通劳动人民一般上身着短衣,下穿长裤。此外,各种配饰头饰也是汉服的重要部分。自炎黄时代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汉服已具衣、裳概念,历经周代的周礼制规范制式,到了汉朝因推崇周礼而使汉服趋向完善并普及。后世的服饰虽在局部上有所改变,但基本上都延续了汉朝服饰的特点,一直绵延到清朝的剃发易服制度推行才归于沉寂。近些年来,汉服又悄然热了起来,但人们对汉服在当今社会的角色还有着不少分歧。在任冠宇看来,如今恢复汉服,应该将它做成一种礼服,用以填补汉民族现在缺乏民族礼服的空缺。
 
汉族的礼服一定要是古装吗?对于这个问题,任冠宇这样理解:“所有的礼服都是古装,你看现在的晚礼服,它的许多制法和古罗马服装是一致的。”在任冠宇看来,汉服和西方的晚礼服、印度的纱丽、日本的和服,韩国的韩服是一样的,它不是功能性的服装,而是一种民族文化内蕴的释放。正因为这样的定位,因此任冠宇十分反对在日常生活中穿汉服,尤其是那些出现在地铁站之类公共场所的汉服一族,任冠宇认为他们根本是搞错了汉服存在的意义。“长袖长袍不方便,有点东西也没处放。再加上汉服不好清洗,平日整天穿着一定是脏兮兮的。这样的汉服让人一看,人们肯定会拿那种汉服和自己的衣服比,那么他肯定会觉得这个不如我的好。这样,只会让人们对汉服产生反感。”,任冠宇说。时代在发展,汉服绝对不可能取代现代服饰。他觉得现在有些人穿汉服完全是出于叫板的需要,而他则是立足与汉服最本真的功用——礼服之美。他要用现代面料、现代工艺,去做符合现代人审美的汉服。
   
    任冠宇不会因为追求现代而背离传统,因为他知道,“古人的审美和我们的差别并不大。”任冠宇要求自己的设计师抓住汉服的内蕴。汉服是适应了东方人体型特征的服饰,一方面,强调领、袖部位的装饰,体现中正与威仪。另一方面,也不丢失东方特有的那种飘逸灵动的潇洒。但是任冠宇并不会死守古书上的尺寸规格,他会为了每一个顾客量体裁衣。他说:“虽然我们做汉服,但我们做的是第三产业。”

 

*  汉服产业:这个圈子有点乱
 
如今,在所谓汉服热的感召下,做汉服的很多,但有任冠宇那般看法的并不多。很多人还在开工厂,批量生产汉服,“可是汉服和牛仔裤不一样,批量做出的汉服有谁会买呢?其实买汉服的人追求的都是个性。我以前也曾开过汉服工厂,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谈起当今的汉服产业,任冠宇最大的感觉就是散乱。“这一行门槛低,只要会做衣服的都能做,但是能做好的不多。”
 
汉服的制作与销售是汉衣坊的主营业务之一,提到这些汉服的销量,任冠宇坦言:“若是作为商业运营来说,卖的并不好。不过作为文化推广来看的话,这样的成绩不错了。”对于如今的汉衣坊,汉服销售并不是主要的收入来源,汉衣坊主要的运营收入来自中国文化中的另一个重要组成——礼。
 
* 汉式礼仪:“繁文缛节”助力汉服推广
 
传统汉文化中的礼似乎离我们很远、很生僻。提起古老的礼制,人们脑中反映出的第一个词往往就是“繁文缛节”。可任冠宇却要反问:“现在有些小资,吃个西餐有多少讲究,叉子刀子怎么放,摆成什么角度,这些是不是繁文缛节呢?”在任冠宇看来,人类社会必然会产生相应的社会规则,这就是礼。而中国的礼制经过历史证明,是合理的,是美的,只不过被我们丢掉了。“在我们看到日本、韩国那些精彩的礼仪时,我们会不会想起,就在不久前,我们的先人把这些美好的东西当作垃圾扔掉了。而我们要把它找回来。”任冠宇把它找了回来,并且在里面找到了商机,“正因为缺失,所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任冠宇这样坚信着。
 
    在各种传统节日上的汉服活动日益常见,任冠宇的“礼制产业”也是从这样的活动开始的。那时的汉服活动往往是祭拜活动。任冠宇认为祭拜是应该的,但太过沉重了,在周末或者节假日,有谁愿意参加着怎样沉重的活动。“我觉得穿汉服应该是快乐的。”在这样的想法下,汉衣坊第一次汉服活动诞生了,任冠宇恢复了上巳节的各种游戏。如今,原来的公益活动渐渐发展成了产业,现在的汉衣坊开发了成人礼、祭礼、宴饮、婚礼等各种礼仪服务,尤其是传统婚礼,目前已开发出周制婚礼、汉制婚礼、南风婚礼(南朝)、唐风婚礼等等多个品种,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同时,这些婚礼礼仪,也将任冠宇一心想要展现的汉服之美、汉族之美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汉式婚礼真正将我们民族最好的形态展现出来了,这种推广获得了不少的赞叹。”


* 汉服推广:申报非遗有点难
 
遗产日即将来临,作为汉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汉服与汉族礼仪文化能否成功申报为文化遗产呢?任冠宇觉得这个基本上很难。他觉得通常上申报非遗都要找到一个点,比如昆曲或是某种手工艺,但汉服、汉族礼制是一个面,他的内涵太过广大,很难从中找到一个点。此外,也很难确定谁是汉服的传承人,“反正我肯定不是。”他这样说着,他觉得现在汉服应该做的并不是将自己变成遗产,而是从古代挖掘元素,把自己塑造成让现代人喜爱的东西。
尽管舆论对汉服颇多微辞,但任冠宇却没有遭到过反对。圈外人对他提供的服务赞赏有加,而汉服圈内的人却斥他为汉奸。提起这些往事,任冠宇很是无奈。
 
这件事起于一张照片,任冠宇曾策划一场婚礼,新郎是汉族人,穿着汉衣坊制作的汉服,新娘是满族人,穿着一身满族格格的服饰。这张婚礼照被传到网上,激起了汉服圈的一片骂声。提起这个圈子,任冠宇总觉得他们并不是真心爱着汉服的,这个圈子越来越极端,甚至成了一些对现实不满的人发泄愤怒的渠道,看似激昂慷慨无私无畏,但说到底更像是自我炒作,对于汉服的推广没有半点好处。这不是任冠宇心中的汉服推广,“我们做汉服,只是要填补当今汉族礼服文化上的缺失,并不是要去排斥谁。”
 
在汉衣坊的官网上,挂着汉衣坊的招聘启事,每一个岗位都要求确实了解并喜爱汉文化。但是在现实招聘中,能达到这一标准的并不多,连“按顺序背出中国历史朝代”这样的问题还是有很多人答不出来。从06年开始,任冠宇和他的汉衣坊奋斗了4年,但这些努力似乎丝毫没有改变大局,汉族这个“最该骄傲的民族”依旧对自己的伟大视而不见。可是任冠宇不会因此放弃,他还要通过他的汉服,汉式礼仪让更多人认识到汉族文化的美。结束了采访,任冠宇马上又开始忙着为一对新人做婚礼礼仪的培训了。就像遗产日的主题“保护遗产,人人有责”一样,任冠宇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自己心爱的文化遗产,不管他是否有非遗的名分。因为他坚信,不管汉服热不热,汉族文化热不热,在大趋势上,它一定会恢复。因为越是在国际化的今天,我们越需要找回属于自己的美丽。    (任子鹏/文)
 



 
文章来源: 中国网

版权所有:北京汉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34798号-1
联系电话:010-88555538
在线咨询

客服1QQ
352727056
汉服定制/礼仪策划

客服2QQ
842042332
汉服定制/礼仪策划

服务热线
010-8855 5538
010-56072499
13436302257
13910698865

旅游服务热线
010-56072488
010-88555538
15810525979
13911917874






欢迎关注微信互动平台
企业公告